当前位置:主页 > 太极知识 > 太极入门 >

“太極壹人”陳發科

发布时间:2020-03-09 12:32   浏览次数:次   作者:admin

陈发科先生,字福生,陈式太极拳十七世,是陈氏十四世“牌位大王”陈长兴曾孙,师承其父延熙,壹生致力於太极拳的研究和传授。武术界曾赠其银樽壹座,樽上镶著“太极壹人”几个大字,这壹称号表达了人们对他的敬仰,也说明了他在武术界的声望。现在,他被日本武界尊為“拳圣”。

南京太极拳,南京太极拳馆,学太极拳,太极拳视频,陈氏太极拳,南京学太极拳,江宁太极拳馆,江宁教太极拳,自学太极拳视频www.xtjq.net

真功精於勤

南京太极拳,南京太极拳馆,学太极拳,太极拳视频,陈氏太极拳,南京学太极拳,江宁太极拳馆,江宁教太极拳,自学太极拳视频www.xtjq.net

陈发科幼时身体病弱,弱冠之年,尚未练出功来,本家习拳者谁也不敢与他推手,生怕伤著他,宗族的几位叔伯常嘆息,这壹支辈辈出好手,发科这孩子到十四岁还病得这样,岂不从他这壹辈就断了吗?发科听了暗自立誌,练功多下功夫。三年后,他的身体强壮了,病自然也好了,遂向本家练习者请教推手,壹本家哥哥见他今非昔比,就说:“从前妳体弱不干与妳练习,现在身体壮了,经得住摔打了,来尝尝我拳头的滋味吧。”说著交起手来,却连续三次被发科摔倒。本家哥哥生气地说:“这拳当有诀窍,妳们看,连从前不行的倒比我强了。”其实,发科之父这三年中并没在家,而是受袁世凯之聘,壹直在袁府教拳,所以发科也没什么诀窍速成,他不过是按著父亲教的方法苦下功夫而已。

 

本村有壹壮汉拳脚不但好,又力大如牛,壹般人与他交手往往败北。壹日,他遇到发科,挑衅道:“听说妳的功夫练得不错,妳能动的了我吗?”不待说完死死攥著陈发科的双腕不松,陈发科略壹转动壹发力,那大汉就电击般地跌倒在地,他还是不服气,爬起就猛扑过来,发科又壹发力,那大汉便飞出丈把远,摔得心服口服。发科平时抖大桿,壹抖就是几百下,那是真下功夫。壹日,有人与发科戏闹,伸手抓住大桿的另壹头,发科壹抖把,那人壹下子被抖至房檐高,吓得面如白纸,随桿落地,半晌不语。陈发科20岁时,功夫已十分精湛,壹日,在椅子上吸烟,壹练家子造访,发科左手托铜烟袋,右手拿著纸捻,连忙起来迎接。还没等他起来,来人已到近前,骤出不意的右拳向他心口打来,口中尚道:“这壹招看妳怎么接。”只见发科右手壹缠,略向前壹送,来人即仰面跌出,他满面羞愧壹溜烟儿地走了。发科此技传给弟子洪均生,他屡试屡爽。洪均生总结為方向、角度和时间的巧妙配合,现今尚未有人练到此技。 20年代,温县常闹土匪,扰的百姓不安寧,陈发科受托捉拿匪首。壹日,匪首正在屋内打麻将,陈发科混入房内,正待接近匪首,不料被其发现,匪首抓起手枪,对準他就射,仓促间,陈发科疾转身,急格匪首手腕,手枪飞了出去,陈发科顺手拿著匪首的肘关节,轻松将其擒获。

南京太极拳,南京太极拳馆,学太极拳,太极拳视频,陈氏太极拳,南京学太极拳,江宁太极拳馆,江宁教太极拳,自学太极拳视频www.xtjq.net

陈发科之名不仅温县人人皆知,而且名声远播河南各地。据说,军阀韩復渠曾派人把陈发科请去,让他做武术教官,陈发科力辞。韩復渠见不能為己所用,有意难為,就说:“不愿干可以,得试试妳有没有真本领。”令壹教官用长枪扎他,陈法科赤手空拳,见枪扎来,身壹侧,两手壹缠,抓住大枪,轻轻壹带再顺势前送,对方壹下跌出老远。韩復渠见状,让陈发科站在壹圆圈内,还不许动手,南京太极拳,南京太极拳馆,学太极拳,太极拳视频,陈氏太极拳,南京学太极拳,江宁太极拳馆,江宁教太极拳,自学太极拳视频www.xtjq.net命令壹教官用刀劈砍。只见陈发科人不出圈亦不用手,瞅準破绽用陈式拳的二起脚、摆莲等腿法,几个回合下来,便把那个教官的刀踢飞,在场眾人无不惊服!

 

技惊北平

南京太极拳,南京太极拳馆,学太极拳,太极拳视频,陈氏太极拳,南京学太极拳,江宁太极拳馆,江宁教太极拳,自学太极拳视频www.xtjq.net

1928年,陈发科应邀到北平授拳,当时北平高手如云,他壹个没多少文化的豫南农民到北京教拳谋生,不用说,十分艰难。而且陈式太极拳这个古老的拳种北平武术界没有见过,有壹种神秘感。李天驥对洪均生先生讲起过,壹位练太极拳的人见到陈发科练拳,便质问:“妳这是太极拳吗?怎么不像呢?”陈发科不屑与之斗嘴,便道:“妳说是就是,妳认為不是就不是。”有人对那人讲,这是河南陈家沟陈长兴曾孙,杨露禪便是学自陈长兴,那人才闭嘴不语。洪均生先生讲,李天驥模仿那人的神情还挺像,又打趣说,孙子拿著爷爷的照片,说我爷爷怎么长得不像我呢?其实是妳长得不像妳爷爷。

 

壹日,陈发科与弟子洪均生和另壹学生走在成方街,忽听壹片哗然,原来有壹条疯狗在路东咬伤了壹个妇女,又窜到路西咬了人力车夫。师徒三人回头看时,疯狗以朝陈发科扑来,只见陈发科临危不乱,右手向后壹探,右脚猛然踢出,壹条几十斤的大狗竟被踢得飞过马路,狂嚎壹声,满口流血而死。

 

陈发科到北京,闻名拜访的人越来越多。许多当时有名望的人,如北平国术馆馆长许禹生、名手李剑华、沉家禎、京剧武生泰斗杨小楼都因慕名而拜访,因拜访而比试,因比试而折服,因折服而拜在他的门下。

 

许禹生是前清贵族荣禄的后人,自幼好武,功夫练得不错。民国后,序為北京体育学校校长,在当时很有名望。壹日和陈法科学拳时,许言解破左手擒拿之法,当以右拳用力猛砸,左手可以撤出,随即以右拳上击对方下頜。陈发科戏与试验,当许欲砸时,陈发科右手指微加缠劲,许竟大叫壹声跪地。后来他与人说:“我师功夫高我百倍,武德尤令我心服,当初交往时,师顾及我的名誉,以友相待,即使现在当眾拜师我也情愿。”陈发科亦赞美许之功夫,发人干脆。

 

某年,许主持北京武术擂臺赛,欲聘请师為裁判,陈发科辞以只会太极,不懂其它拳种,裁判欠当、致损信誉,许遂改聘其為顾问,遇事协商。当议对赛时间,眾以十五分鐘為度,陈发科公谓十五分鐘即拼体力,又难分胜负,况且与赛者数百人,每小时才赛四对八人,需几天才赛完。眾人遂征求陈发科意见。陈言:“三分鐘如何。”李剑华说:“三分鐘够吗?”陈言:“这為迁就大家,如按我意,则口说壹、二、三,甚至只说出壹字,便胜负立判,那才教武艺呢。”李剑华笑问:“能这么快吗?”陈发科亦笑说:“不信妳试试。”李剑华见陈发科高兴,果然双手用力按在陈发科右臂(时陈发科右臂横於胸前),陈发科身略转,即将右手化出,同时又将体重二百斤的剑华发起尺许高,跌出数尺,将许禹生室内墻上掛的照片碰得纷纷落地,眾皆大笑。剑华也笑说:“信了、信了。可把我的魂都吓飞了。”陈发科笑问:“妳怕什么?”李说:“要伤了我呢!”陈说:“妳哪里疼了?”剑华细想想,只是感到陈师的肘刚刚蹭著衣服,便腾然飞起,李落地时脊背蹭著墻壁,衣服马褂有壹片白灰,数掸不掉。当时在场眾人无不赞服,嘆為绝技。

 

功盖华夏

 

据陈发科弟子冯誌强说,跟陈师壹搭手就似触电,他的两手象蛇壹样缠绕著妳,怎么也摆不脱。他壹托,妳全身就像散了架。他壹发力,妳就感到五臟震动,立即恶心,眼发黑冒金星,鼻涕眼泪壹起流,但他还觉得没用多少劲,致使壹般人不敢跟他推手。但他总是鼓励徒弟们说:“只要松著随,就没事不会受伤。”1964年9月,顾留馨参加济南举行的武术表演大赛,他谈及当时学推手时,对洪均生说,当时随师学推手,陈师双手被封,自己试加劲壹按,只觉陈师小臂似有电流,壹下子就被打出很远。

  洪均生回忆道,与陈师肢体接触之处,壹点不觉得有力,但其手略微转动之中,缠丝劲已达我手而肩而腰,直达足踵。若用力壹顶,便自然身腾起而己不觉,仅感到劲路如擦衣而过,即使仰跌后退也至少跳三次才能立稳。陈师曾在地面上花两点壹线,试验预期所跳的位置及跌处,竟不差分毫。如果被引而倾跌,则被牵动者劲由腰而至头顶,甚至使人在空中翻跟头,然后跌倒。田秀臣回忆到:“看陈老师与别人推手,真如拳论所言:'挨著何处和处击,'全身到处能用拿法,只要他的小指勾住妳的大指,倾刻间就可把妳摔到。如被他的大指勾住,任妳多大本事,也只能任其摆布了。”田秀臣对陈老师佩服的五体投地,在陈发科60岁那年,他递帖磕头拜师,成為陈发科的入室弟子。北京拳师们对陈发科的武功无不称赞,当时大名鼎鼎的“醉鬼”张三翘著大拇指称赞陈发科是“真正的把式”。www.xtjq.net

 

陈式拳除兼杨、武、孙三式的意识、呼吸和动作密切配合等特点外,还有螺旋缠绕、快慢相间、窜蹦跳跃,以及松活弹抖等独具的特点,所以难度较大。因此陈发科在教授该拳时十分耐心、认真,特别註意反復示范,每教壹式,他几乎都要做壹二十遍,循循善诱。

 

当时诗人杨敞(季子)曾赠诗道:“都门太极旧尊杨,迟缓柔和擅胜场,不意陈君标异帜,缠丝劲势特刚强。”

 

德艺双馨

 

陈发科武功好,品德更高。有壹次,民国大学(私立)要请陈发科去该校教拳,陈发科壹问,方知该校数月前聘了壹位少林拳师,而他生活又很困难,便说:“要我去有个条件,不能因聘我而辞退那位拳师。”学校来人允许到校协商,陈到校与主事人见面,重申前语后,即表演拳法,壹个震脚竟将二三寸厚的方砖震碎,碎块飞到人的脸上生疼,如同地上扔个手榴弹。因学校不愿请两位武术教师,陈发科遂以自己无教学经验為由,辞而未就。回家路上陈发科对洪均生说:“偶然不小心给人家毁了壹块方砖。”洪均生问陈师:“震脚怎么会有这么大力量。”他答:“周身的三五百斤力量经过松沉而集中脚上,再与速度结合起来方有这种炸力。”事后数年,洪均生才体会到,非陈师不小心,而是有意识留下个纪念,表示不教并非无能。

 

壹日,陈发科与弟子洪均生、许禹生在许家闲谈,忽有人递来壹名片,上写王矫宇,说是武行来拜,当即迎入问明来意。王自我介绍,从杨家学过太极,今因年老无业,欲请许校长安排个工作,以资糊口。许请他表演,练至半趟,气已上喘。许说:“同是武行本应照顾,但校中有壹定编制,校长也不能随意增加人员。”為解其燃眉之急,陈发科、许禹生、洪均生解囊相助。

 

陈发科对其它拳种从不加任何贬词。壹次徒弟问他哪种拳好,陈师说:“哪种拳都好,如不好,早被淘汰了,不会流传至今,拳的好坏,全在怎样教和怎样学。”陈发科看别人练拳,从不做无原则的批评,更不在背后轻加议论。如果有人谈起某人练得怎样,他壹般都回答“好”“不错”或“有功夫”,实在看不过去的也只是说:“他的拳我看不懂。”陈发科这种人待人态度与某些人真是有天壤之别,有些人贬低别家门派,藉以抬高自己,甚至臆造胡说,击败某某,打伤某某,经考证均与事实不符,被人家质问。www.xtjq.net

 

陈发科的名声远播,壹些夸大溢美之词便越传越玄。壹次,壹门徒喜孜孜地问陈发科:“老师,刚才我听说,陈长兴老人的粘黏劲可大著哩,能壹手按在紫檀木和八仙桌上,把它粘起来,是真的吗?”陈发科淡淡壹笑说:“我可没听说我的老祖宗还有这么的大本事。

 

由於陈发科教拳得法,大多弟子成為名师高手。如陈照丕、洪均生、陈照奎、唐豪、顾留馨、冯誌强等。许多陈式拳的高手直接或间接出自陈发科门下,陈式太极拳传遍全国,又经弟子、再传弟子传播到世界各地,陈式太极拳这壹民族瑰宝已成為全人类的共同财富。

 

陈发科————拳圣,名至实归!

www.xtjq.net

陈发科到达北平之前,家族内部各支嫡传高手均难以与之相匹敌,他不仅在温县武馆任教,而且负责保卫乡里治安。他的大名不仅在温县人人皆知,名声更是远播河南各地。